网站首页 > 车友分享> 文章内容

2018 OFO北京车友会

※发布时间:2019-11-29 21:21:48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ofo又刷屏了,还是因为退押金的事情,这一次,用户们都跑去总部要求退钱,将写字楼围得水泄不通,有网友P了张图,戏称这是“ofo车友会”。

  位于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退押金的已经从公司五层一直排到了一层的大楼外,好多都是老头老太太帮着孩子来退押金的!

  尽管设置了排队,但由于前来退款的用户数量很多,队伍已经排到了附近商场门口。大厦还为此专门采取特殊措施,其中三台电梯专供退押金用户使用。

  “您是来退押金的吗?里面坐吧。”市民鲍女士刚到ofo小黄车总部门口,立即有接待人员笑脸相迎,这令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本以为免不了会费一番口舌,但是眼前的场面却出乎意料地友好、平静和有秩序。不到10分钟,鲍女士办好了全家三口人的小黄车押金退款手续,她的体会是:“外面都疯传小黄车不行了,但是今天看上去还好啊。”现场退款格外顺利,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线上退款就那么困难呢,递交申请后等了20多天钱未到账,“还非得让我大冷天地跑这么一趟。”

  “我是听我家邻居说到这里可以退款。她来我家过夜了”鲍女士说。此前,她已经在APP上申请退押金,“说是15个工作日,但是都20多天钱还没到账,听我家邻居说到总部可以办退款。”吸取邻居退款成功经验,鲍女士还把家里其他人的身份证也带来了,“都退了吧,”她说,“其实我们全家都骑小黄车的,但是现在小黄车太少了,也不好骑。”不一会儿,她就坐进了小玻璃房子。只见她掏出几张身份证,又拿出手机打开小黄车页面跟客服比比划划,中间还打了两次电话,然后就推门出来:“办好了。”她心满意足地笑着说,退款办理过程不到十分钟。

  现场有带吃的来的,还有推着宝宝来的。已经办完手续的用户称,现场并不能直接退押金,ofo只是对用户信息进行登记,并承诺三个工作日内到账,但登记的前提是,一定要本人拿身份证到现场,而且只受理在网上申请退款超过15个工作日的用户。

  ofo方面对此回应称,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近期,确实有少量用户到ofo总部办公室申请退押金,ofo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

  最近,一位网友被ofo秒退押金还附上道歉信的新闻就上了微博热搜,而他使用的方法让人哭笑不得。

  12月13日下午,网友 zjt93发微博称自己尝试了传说中的“外国人报案”策略。他自己是一个来自、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的外国人,给ofo写了封投诉邮件。

  在这封英文邮件中,该网友表示,他在一个多月前申请了退押金,但是一次次失败,所以他发送这封邮件要求立即退押金,否则他将起诉。

  12月14日中午,网友在微博说ofo退押金成功,而且ofo团队还给他回复了一封英文的道歉邮件。

  15日晚间,对于“外国人ofo秒退押金”一事,ofo公关对表示:我刚睡醒,不知道这事,应该不可能。

  另外,ofo近日在App里发布通知称,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据ofo App活动详情介绍称,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8%,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

  虽然ofo方面强调,该政策只是正常的市场活动。收到该活动邀请的用户,可自主决定是否参与此活动。但引发了网友和用户的反弹。

  11月23日晚间ofo和PPmoney发布联合声明称,该合作是正常市场合作活动,不存在“ofo部分用户押金转成P2P类投资”的说法;双方合作会涉及费用往来,但不存在“PPmoney向ofo支付一百元一人的导流费”的说法;此外,由于某些合作细节问题,经双方协商后,对该活动进行了暂时下线处理,上线时间将另行通知。

  这个冬天,共享经济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曾经资本追逐的风口,经历了前期爆发式增长后,各类租赁共享创业企业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一些企业押金退还难的问题逐渐。据业内人士统计,短短半年时间,共享经济领域用户押金损失就已达到15亿元,并且困难。资本退却,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活下去,是该靠留住用户?还是靠留住用户的钱?

  消费者退押金难,ofo并不是独一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中消协调查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针对共享单车押金问题,相关部门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共享单车平台对用户收取的押金应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但仍有部分平台的押金未交由第三方机构监管,多数企业平台对此多含糊其辞,相关信息披露严重不足。

  即使是在小黄车总部附近也很难找到小黄车的身影。在中关村各个楼宇周边停放的共享单车“集群”里面,小黄车成了“稀少”,绝大多数共享单车是摩拜和小蓝车。据统计,大约每十辆共享单车中只有一至两辆是小黄车,而且大多车况堪忧。在中关村南大街的马边,寒风中一位中年妇女举着手机扫一辆小黄车的二维码,但是她反复扫了好几次,最终也没能打开这辆单车,只好放弃离开。

  国元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共享单车的收入主要来自单车单次使用费用和押金所带来的金融收益。但由于共享单车的高损坏率,目前其发展主要还是依靠资本投资。一旦发展遇阻,资本停止烧钱,企业很容易出现触碰押金资金池红线的情况。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包括悟空单车、3Vbike单车、卡拉单车、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等早在2017年就出现运营、资金问题甚至跑倒闭。

  对于共享经济有观点认为,目前中国的共享经济模式几乎都是伪共享,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再次调配,从而满足人民群众廉价即可享用这些资源。但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充电宝等,却是统一采购的商品,然后又通过缴纳押金、按时租赁的形式,给人民群众使用。这与共享经济的本质相距甚远,是纯粹的租赁商业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键词:北京车友
water fillingmachine